电子邮件的尴尬

问个问题:你现在还在用电子邮件吗? 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不少人,我得到的答案大多是:“现在谁还用那玩意!”是啊,这个时代,谁还用电子邮件呢? 其实,很多人都在用的,只是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电子邮件早已变得不必要了,或许从一开始,也只是为了图个新鲜,但随着社交软件的不断更新,虽然邮件也是即时通讯,但哪有社交软件更加便捷呢。 自我接触互联网之后,电子邮件我就一直在使用,只不过不会像一些公司写商务邮件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儿童节快乐

昨晚睡觉前,我还在想:一觉醒来,我们就都变成孩子了。结果,凌晨四点就被迫醒来,对着镜子发现自己竟还是个大人——看来是醒早了。虽然早上起来后,没能如愿变成孩子,但童心却一直留在了我的内心。 昨晚打过乒乓球后,还和球友聊起了动画片,说现在的动画和以前的相比真的差太多了。即便现在的动画拥有了更多的技术,看起来更加华丽,比如现在的动画看着更加立体(3D),而过去的动画相对来说更像是2D。但即便如此,如今的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2021年5月的一些思考

昨天,忘记在那里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话,说:“5月为什么有31天啊?如果明天就6月了该多好啊!”或许从人生的角度来说,日历只是一种形式,我们能活多少天不少日历决定的,但对于一些按照日历行事的人来说,多了一天就变得异常宝贵。就比如即将高考的同学,因为多了这一天,或许不能让他们多考多少分,但起码会让他们在身体状态和心态方面有了更充足的准备,这也相当于为他们的考试加了很多分。所以当你埋怨时间多的时候,不妨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架高电脑

最近在网上弄了个支架,把我的笔记本架高了许多,现在我直直地坐在板凳上,电脑屏幕也能与我的视线刚好相平。这样的改变,也带来了一些好处,比如过去坐在电脑前,因为电脑屏幕相较于视线矮了不少,一旦坐久了,就会很自然地弯着腰驮着背,而且我也会很习惯性地趴向电脑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虽然弯腰驼背会让我感到一时的舒服,但时间久了,再站起来就会感到身体非常僵硬和酸痛,而且也会渐渐影响视力。但现在因为架高了电脑,我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调整状态的经验

不知从什么开始,我在调整状态方面有了些许经验,每当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,我也能迅速做出相关的调整,也许是因为自己也经历了不少,慢慢觉得很多事都不再是事。 前几天还和朋友聊过关于抑郁的事,可能很多人会不解:为什么有些人会变得抑郁?其实,这个问题不难回答,就像我那朋友所说:“只要有人爱,我就不会厌世。”这里的“有人爱”,我们可以理解为两层——别人爱自己和自己爱别人。在现实生活中,只要具备其中一层的爱,我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当我在跑步时

一个很有趣的事,一直不喜欢跑步的我,最近也享受其中。 仿佛从还小的时候,我对跑步都不怎么有兴趣。小的时候,和别人追逐打闹,如果只是短时间的,我还能追过别人,一旦时间长了,我的体力就会严重透支。我记得有一次和同学一起骑自行车去县城,因为人多而自行车少,我们就两人一辆,一人驾驶一人乘坐,等驾驶的人累了再换过来。别人载着我还好,我很享受,但当我载着别人的时候,没一会儿,我就没了体力,甚至我开始两眼发晕,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你送我的花 开了

你送我的花 开了
我没有将它放在 桌子上显眼的位置
也没有将它放在 床头
因为它根本不存在 现实中
它只是安静地生长在 我的心里

写作之灵感

昨天一整天,我都没有什么感觉写东西,除了早上写了篇文章外,之后写文案、想诗歌,就怎么都没了感觉。然后我就开始寻找原因,接种疫苗就成了首个替死鬼。在接种疫苗后,我也发现自己身体更疲惫、总是很困,而且还腹泻了一天,我看了下疫苗接种后可能会出现的不良反应,的确,都写在里面了——它这替死鬼当定了。 但如果都把责任推到疫苗上,这不免对它有些不公平,我可不想因为冤枉它,在这个将近六月的时间下起了大雪。于是我将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机械键盘的快感

从我拥有电脑以来,我经历过两台电脑。第一台是我上大学时,我姐将她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我,我一直使用了四五年,电脑的质量算是很不错的,尤其在想到被我折腾了好几年,还要满足我的一切工作娱乐的需求,那台电脑也算是我的启蒙,它让我拥有了更多计算机以及其他方面的能力。第二台就是现在使用的笔记本,是我在深圳上班时买的,使用也有近三年了,买回来后也会经常有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,但总算没有耽搁我太多工作。 但笔记本电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